「黑暗開始肆虐,魔王即將繼位。」

 

「格里西亞,有什麼事你明天再說,今天給我好好休息一天,不准亂跑,聽見沒有。」

以防格里西亞又四處亂跑,在離開以前,審判再度嚴肅的警告他。

「我知道了啦!放心,我現在還沒什麼體力給我四處亂跑。」

意思是等到你有體力之後就會四處亂跑了,是嗎......。審判邊想邊給了格里西亞一記白眼。

「不准單獨去找羅蘭,不准胡思亂想,不准去當魔王,聽見沒!

「我知道了啦!真是的,審判都快變老媽子了。」

「還不想想是誰害的。」

 審判的臉陰沉了下來,讓格里西亞開始警覺到自己再鬧下去,等等審判一定會把它關緊閉關到退休。

只好先乖乖的閉嘴了...........因為..........

沒人敢拿自己去測試審判的審判的底限.......

「好啦!我會乖乖休息的...,不過,在那之前.....」

格里西亞邊說邊露出了既奸詐又燦爛的笑容。

「我想先跟寒冰拿幾代藍莓派來吃!!!」

「真是拿你沒辦法」不過這才像他所認識的太陽

「好好好!等等就幫你跟寒冰拿幾份藍莓派」審判又露出了平時鄰家大哥哥的笑容

「謝啦,審判!」

乖乖呆在房間裡!要是我回來沒看見你,你就死定了!

「放心放心,我會乖乖等藍莓回來看我的!嘿嘿!」

審判離開了房間,仍然擔心著格里西亞的狀況。雖然她叫自己不要擔心,但是...依他那種個性,想叫人不擔心都難。

 

「阿!寒冰!」

原本要去找寒冰,這下剛好可以節省時間,以免離開格里西亞太久,不知道那傢伙會做出什麼事。

 「不好意思了,再麻煩你‧‧‧‧‧‧」

 

「啊~真是無聊,現在想出去晃晃也沒辦法。」

不知道羅蘭現在怎麼樣了,應該不會變成很恐怖的殺人不眨眼的魔王吧!

「!」誰?這房間,有人闖入?可是,為什麼我什麼都感覺不到?雖然感覺到一點點氣息,但卻不像是人的氣息,是不死生物嗎?

不可能,不死生物是進不了聖殿的。

「誰!是誰在那裡!」

「‧‧‧‧‧‧」

格里西亞喊出聲,然而整個房間只有他的聲音,沒有人回話,也沒有任何人的氣息,安靜的令人發寒。

「‧‧‧‧‧‧,是我的錯覺嗎?該不會是睡太多吧,呵呵‧‧ ‧呵」

「!」怎麼有種壓迫感?好難受,感覺快要窒息了。

格里西亞捂著胸口喘著氣,感覺周圍的空氣越來越稀薄,感知的視線也越來越模糊,在快要昏厥之前漸漸聽到腳步聲慢慢向自己靠近。

「你是‧‧‧誰?」門沒有推開,他是怎麼進入我的房間的,這人又是誰,來這裡做什麼?難不成是羅蘭知道我復活了專門派來要殺死我的嗎?

「審‧‧‧判‧‧‧大家‧‧‧‧‧‧」尚未說完,格里西亞已昏迷在床上,那人慢慢的將被單裹在格里西亞身上,輕輕的將人從床上抱入懷中,

臉上露出了一抹微笑,但眼神卻向盯著獵物一般。

「我來‧‧‧‧‧‧接您了,我親愛的‧‧‧魔王‧‧‧。」

 

待續‧‧‧‧‧‧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夜月兔 的頭像
夜月兔

夜月兔→曉夜

夜月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