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太陽騎士永遠會以慈悲之心寬恕他人」

「難道是我的想法錯了? 我不應該選他當太陽騎士嗎?」

 

原應該在會議室裡開會的人,少了兩個...;一個是太陽騎士,另一個是魔獄騎士。

開會開到一半,突然有不明物體從屋頂衝進會議室,而來人竟是...魔獄騎士和太陽騎士

 

「格里...西亞...」

在會議桌上躺著一個人,那人是每個人心中的太陽,但那人...永遠都不會醒過來了。

 「這是怎麼一回事,給我說清楚,羅蘭‧魔獄」審判騎士忿忿的怒吼著。

「怎麼回事! 哼,就和你所看到的一樣,是我殺了格里西亞,我就是...第三個魔王候選人。」

聽到這個消息,審判也傻住了,他竟然...讓格里西亞和最後一個魔王候選人單獨出去找巫妖。

「再見了,各位聖騎士」

 說完,羅蘭張開了翅膀,離開了光明神殿。

「站住! 羅蘭─」 

正當烈火準備追出去時...

「別追了,烈火。現在重要的是格里西亞。」審判其實也知道,就算現在追出去,也打不贏有三個碎片的羅蘭,

現在就算追出去,也只是浪費了救格里西亞的時間。

 「來人,馬上把教皇找來聖殿,沒有我的命令,不許十二聖騎以外的人進來」

審判騎士依舊冷靜的發號施令,現在是分秒必爭,得在兩個小時內把格里西亞救回來

其實暴風在審判下命令前,已衝去找教皇,所以沒多久教皇就趕到神殿....

「你們是怎樣  有沒有那麼趕啊? 那麼急著拖我過來 」 被暴風騎士從光明神殿拖到聖殿的教皇

  很明顯的心情不爽,因為暴風是盡全力衝刺,沒人說的話會讓人以為教皇剛剛是去玩自由落體一樣   

「教皇,現在不是抱怨的時候」 審判連忙把教皇拖進去

「又怎樣啦~~!!!」

「................」教皇一時啞口無言,一進到聖殿裡就看到兩言無神的太陽騎士

「這是.....怎麼一回事......格里西亞怎麼會...」

「等等在跟你解釋,求求你  救救格里西亞」審判打斷教皇的話,因為時間真的不多了。

「我知道了,但是我不保證有沒有後遺症喔! 我的成功機率只有百分之十」

「管它有沒有後遺症,現在最重要的是救活他」烈火大吼道。

「教皇,拜託你了。」

剩下的十二聖騎 只能將希望放在教皇身上了......

 

「審判長─」 維達飛奔似的跑來找自家隊長...

審判看著自家的副隊長慌慌張張的跑來找自己,想必是出了什麼事情,

因為它訓練的審判小隊應當是非常冷靜才是。

「發生什麼事了,維達」

「前......前......前太陽騎士長來了,我們攔不住啊 !」

"你們好大的膽子,竟敢欄我! 活的不耐煩啦 ,通通給我閃到旁邊去 ! "

維達話剛說完就聽見前太陽騎士長的怒吼聲,而他不管任何人的阻擋,忿忿地直往聖殿走去......

「前太陽騎士長,很抱歉 我們不能讓您過去,這是審判騎士長的命令。」亞戴爾與維達檔在聖殿門口

「給我.....通通閃邊去」  兩人就這樣被尼奧打飛出去

然而......走進聖殿映入眼簾的卻是.....全身沾滿鮮血的徒弟....

「這是......怎麼一回事......給我起來說清楚你這死徒弟。」

「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」

「我跟你說過多少遍,叫你不要把事情全往自己的身上欄,老師在講 你有沒有再聽阿!」

正當尼奧準備一腳踹下去時,所有聖騎士急忙檔在格里西亞前面

「前太陽騎士長請您住手。」

「少囉唆!你們是討打是不是 ! 」

 

"咳 ! 咳 ! 咳 ! "

此時,躺在血泊中的人兒終於緩緩的張開了眼睛....

 

 

 

待續......

 


 

 嗚嗚嗚~~我想不到標題啦~~!!

怪怪的請大家包含一下...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夜月兔 的頭像
夜月兔

夜月兔→曉夜

夜月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