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如果我沒當上太陽騎士,這一切......是不是...就不一樣了!」

 

咳!咳!咳!

「格里西亞 !」

「格里西亞,你現在感覺怎樣 ? 」

「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? 」

「還是哪裡感覺怪怪的 ? 」

堅石、寒冰、綠葉、暴風圍著剛醒過來的人兒問了一堆問題,而格里西亞完全反應不過來

「停 ! 審判騎士制止了弟兄們的追問,接著道

「你們這樣你一言 他一句的,格里西亞是要回答誰的問題啊 ! 」

「 呃............」聖騎士們都將目光集中到格里西亞的身上,看的出來這人兒完全還處在昏昏沉沉的狀態。

「大家....老....老.....老.......」

砰 !

「老什麼老,我有那麼老嘛 ! 看到你老師,連話都說不清楚了嘛 ! 你這死徒弟,是要我再讓你妳會一次

史上最強太陽騎士的由來是不是。」

 雖然尼奧這麼說,但從他的語氣聽的出來,他也是萬分的不捨與心痛

「對.......不起.....」説著說著,格里西亞突然哽咽了起來。

「......徒弟 ? 」

「是....我....... 都....是我....,要不是因為我...羅蘭就不會變成這樣,如果當初我沒有參加聖騎士徵選,

羅蘭也許就不會死了,他會成為太陽騎士....而我會.......」

砰 !

不等格里西雅說完,尼奧直接朝格里西亞的頭一拳打下去

「你這笨徒弟~,信不信等等我就把你打到掛,讓你回去見光明神」

「尼奧 你冷靜點,格里西亞現在還是失血過多的狀態。」

艾崔斯特趕緊上前攔阻,深怕剛活過來的格里西亞等下就要被他老師送回光明神的身邊。

「前太陽騎士長,現在時候也不早了,能否讓格里西亞先好好休息呢 ?」

不只艾崔斯特,十二聖騎們都很擔心格里西亞的狀況,更擔心他隨時會回到光明神身邊。

「格里西亞,今天你就先好好休息吧 ! 等等我煮碗粥給你吃。」

「對呀!格里西亞,你現在可是大失血,該好好的補補身子才行。」

「嘿呀!你這樣根本要怎麼當十二聖騎之首呢!反正平常也不像。」

「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」全場寧靜......

「呵呵呵! 刃金阿,我知道你很想毒舌,不過...我看還是算了吧。」

「哈哈哈!!」在刃金的努力毒舌之下,氣氛總算沒那麼凝重了。

「我先送格里西亞回房了」 審判將格里西亞打橫抱起...

「雷....雷瑟....等等....,你...這是什麼抱法啊!」

「公主抱」

「我不是指這個啦!我的問題是你為啥要這樣抱啦~,好怪喔!」

「再吵我就把你丟下去」

「對不起,我錯了,不要把我丟下去~」

 奇怪,為啥是我在不好意思啊!況且,我是病人耶!對病人不是應該要好一點~(泣)

 

審判就公主抱的方式送太陽回房間,導致路過看到的女祭司們都開始傳出"太陽騎士和審判騎士是對戀人

,亦或是難怪太陽騎士不愛女人、太陽騎士性好男色之類的話。

 

扣!扣!

「不知是哪位弟兄前來找太陽討論光明神的仁慈?」

「是我,寒冰」

「進來吧!」

寒冰端著一碗熱騰騰的粥,走到格里西亞床邊的椅旁坐了下來。

「寒冰......我.....」

「放心,我有記得幫你家香菜。」

「謝了」真不愧是寒冰,知道我想説什麼。不過....,我肚子的蛔蟲不會真的變成十一條了吧.......!

寒冰就這樣靜靜地看著格里西亞吃粥....

「稀爛,怎了 ? 」

「是伊希嵐,我只是擔心你不會吃光光,等你吃完我在離開。」

過了好一會兒,格里西亞把粥吃完了,也靜靜地睡著了;寒冰依舊盯著格里西亞的臉看了好一會兒才離開,

他的臉...依舊是如此的蒼白....

 

 

待續.....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夜月兔 的頭像
夜月兔

夜月兔→曉夜

夜月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